死的时候只希望能躺在玫瑰身边。

关于

你们还在就好啦 我怎么样都可以

这里的秋天很美 我想你想哭了

【源麦】

“杰西,你在哭吗?”

我在哭吗?麦克雷侧躺在床上,摸了摸自己的眼睛,还未摘掉的黑色手套洇湿了一小块。他转过身,让自己背对另一张床上的室友。

我为什么要哭?坚强的牛仔从不轻易落泪。

——可他确实在哭,那些咸湿滚烫的液体争先恐后的溢出眼眶,像小时候麦克雷在布满尘土的路边发现的生了锈的水龙头,连接它的塑料管吃力地扭曲在黄沙上。小牛仔盯着攀附在水管裂口处的水滴,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砸到地面,不一会儿便渗入沙土中。然后又一滴、再一滴。

他不记得自己看了多久,只记得那会儿他还有一个家,有爱他的母亲,有还没吸毒的父亲。

麦克雷咬紧牙拼命把那些象征着软弱的啜泣声咽回肚子里。他太难过了,他的躯体沉入冰湖...

半夜哭到眼睛肿
妈的

想半夜打游戏打到猝死

就像小时候那样,我总抱有很多很多期待。

而我还在这里,直到青苔爬上我的枯骨,直到海水吞噬我们的名字。

好帅

疯子的自言自语

4.5

今天去给奶奶送葬了,烧了很多东西,希望她能安好。中午陪亲戚吃饭,封闭的空间里油腻的中老年男人一直在抽烟,我的头发和衣服都沾上烟味熏得我很难受,到现在还在头痛。没休息一会儿父亲就逼着我去看牡丹。虽然不想去但不得不承认4月洛阳的牡丹开得很旺盛也很好看。正在听的歌是sadness,里面有条评论说的是“天使的讥笑比恶魔可怕千万倍”,我认为很对。压力好大,满脑子都是为什么笔刀不在身边。我去写作业了。

※我勉
※车
※浏览前请看图片确认无雷点
※链接评论

1/2

© 沙漠 | Powered by LOFTER